2019年央行工作会议1月3日至4日在北京召开。央行提出:

1.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松紧适度。
2.进一步落实好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各项政策措施。
3.切实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金融风险。
4.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5.全面做好外汇管理与服务。
6.深入参与国际经济金融治理。
7.加快推动金融市场创新发展和金融机构改革。
8.全面提高金融服务与金融管理水平。
9.继续加强内部管理。

这些八股体“官话”真是汉语言文化博大精深的一大缩影。‘‘稳健”+“松紧适度”到底是“松”还是‘‘紧”,何时松何时紧?重点领域的金融风险到底是哪些领域?如何防范又如何化解?

也不知道他们开会的时候都讲些什么,他们自己是不是真的懂……
他们肯定是懂的,何况之前还犯了方向性错误,现在二次调整怎么可能不懂呢。所以我解读的信息有3:

(1) 支持人民币进入升值通道;
(2) 开启温和去杜杆周期;
(3) 资产证券化,把影子银行再搞起来。

怎么理解呢?

  1. 人民币升值

    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有两个必要条件:
    (1) 持续升值或预期升值的人民币; (2) 扩大化的国际贸易

    其实很好理解,想要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让外国友人接受并愿意持有人民币,稳定升值或预期升值的人民币是不可或缺的。试问,你是愿意持有美金还是土耳其里拉?笑话,连土耳其人都不愿意持有里拉。而扩大贸易则是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必要手段,很简单的逻辑,从不跟中国人做生意的国际友人拿着人民币有什么用?
  2. 温和去杠杆

    现在都已经不提去杠杆了,是不是这杠杆就不去了呢?不是说"松紧适度”么?

    我一直建议大家要学习并搞懂最基本的经济学原理,把知识格局扩大到去把握经济 规律的层面,而不仅仅看财经新闻与个别人的分析言论。

    如果不从最基础的原理与规律上去把握很 容易被政策性的宣传牵着走。比如喊口号 “去杠杆”,便认为是紧缩的信号,不喊去杠杆的口号,或者多了一个稳杠杆的提法则又认为是宽松的信号。

    其实,“去杠杆”是市场过程,不以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为转移。意思就是,通缩周期就是去杠杆周期,经济下行周期就是去 杠杆周期。

    杠杆是什么?是债务啊!

    凯恩斯主义兴起之后,不仅我国,全世界的市场经济国家在经历一个完整的经济周期时(约60年)均是成也杠杆,败也杠杆!所以经济学家们把长周期称为债务周期 (也可称为杠杆周期)。

    为什么说成也债务呢?加杠杆放水的通胀阶段经济发展迅速,市场有效需求大增, 投什么都赚钱,于是便有了 2000年以后, 我国举世瞩目的发展成绩。

    But债务怎么可能无限累积呢?事实上也不能无限累积!社会总需求是有天花板的, 发展到最后就会产能过剩,投资边际效应递减,资本进入“虚拟经济领域”,玩起了泡沬游戏,成为“加杠杆阶段”最后的疯狂。

    这正是我们在2015 - 2017年所见到的现象, 一个个风口、热点昙花一现,虽然制造了 无数“风口上的猪'’,但也生产出了一堆冤 大头,比如乐视、ola的债主们。

    泡沬游戏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惨淡的"去杠杆”阶段(通缩)。因为债务累积, 人们紧缩消费,谨慎投资—企业盈利、融资变得困难—于是降薪、裁员,进一步压社会缩消费。

    而一个人支出是另一个人的收入,于是收入减少—消费进一步下降,债务违约。
    而一个人的债务又是另一个人的资产,于是资产缩水,社会总财富减少。

    这是经济规律使然,并非一国央行想去杠杆便去杠杆,想加杠杆便加杠杆。事实上,没有任何一国的领到人愿意在ta的任期内去杠杆。

    杠杆一定要去,一定会去,问题是怎么去?

    若任由经济规律发挥作用,通缩加剧蔓延至基本消费品领域,就会导致大萧条,比如30年代的美国。

    若没有节制地开动印钞机,就会造成恶性通胀,比如20年代的德国,1949年的民 国与现代的委内瑞拉、津巴布韦。

    这两种极端后果都是一个文明政府无法承担的。所以,如何把握住通胀与通缩工具在去杠杆周期中的平衡是极考验一国央行的能力的。

    这里有几个概念我再强化一下,不至于各位阅读的时候越看越迷糊。
    一个完整的经济长周期(约60年)=债务周期=加杠杆阶段+去杠杆阶段
    去杠杆阶段=通缩周期=经济危机=传说中的“失去的10年”=经济下行


    《经济机器是如何运转的》视频中,作者提到世界各国在去杠杆阶段无一例外都采取了以下4种方式:
    (1) 政府与个人缩减开支;
    (2) 债务重组;
    (3) 财富转移;
    (4) 开动印钞机。


    缩减开支肯定是不靠谱的,这也是为什么“消费 升级与“消费降级”争论许久。“消费升级”无疑是政治正确的,因为投资过剩、产能过剩到来之后,消费是一国经济的活力源泉,让大家热爱消费、盲目消费才是政治正确的操作。
    但消费降级,则是事实,苹果就是错误估计了大中华市场上消费升降趋势,结果害股神亏掉了30亿美金。

    债务重组,无非两种:
    其一是违约,俗称赖账,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类似于乐视和ofo的操作。
    其二是延长债务周期或者降低欠债利率。比如老王每月需还网贷3w元,连续还3年。可他由于收入下降,每月用于还债的资金仅2w元。网贷公司最好的解决方案就是延长其还款周期,让他每月还2w,连续还4年。总好过逼老王违约,什么都拿不回来吧?

    财富转移的意思是说在下行周期中,对掌握绝对财富的富人收重税,通过失业补贴与基建服务以转移支付给穷人。假设有A、B两个社会, 总财富都是200亿,总人口均为200人。A社会200亿社会财富全部集于首富牛云手中,请问A社会每年能消费掉多少瓶茅台? B社会200人平均每人1亿,请问B社会又能消费掉多少瓶茅台?

    经济总量大,人口众多,并不代表一个社会的消费能力强,市场大,关键还得看财富分配。

    那么对富人收重税,对穷人进行税收减免甚至补贴该如何操作呢? 一定会想到房产税对不对?对!还有啥?资本利得税!更加严格的个人所得税!虽然阻力很大,但正式危机在倒逼我们进行正确的改革。

    在文明的社会体系中,并不会仅在下行周期中才意识到需要重新进行财富分配,而且实际操 作起来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税收调整是要立法的。而富人们也能据此转移财富,比如苹果公司在海外就有2000亿美金的现金。
    这对于执政能力很强的xxx来说,是问题吗?反腐、打假、查环保、查偷税漏税、"唱红打黑”……哪样不能罚得你稀里哗啦。

    什么?转移资产?你大可以试试看,知道为啥预期人民币进入升值通道,外汇管制依然严厉吗?因为管得并不是你、我这样普通人,事实上也管不住,一旦人民币贬值强烈,就会催生外汇黑市。但盯住那些富人就简单多了,比如王健林要去海外买买买,一顿板子就给打回来了。

    开动印钞机是对抗通缩周期最有效的手段,也是代价最低的手段。中央政府通过发行债券,获得央行印发的钞票,再通过基建、棚改与扶贫发出去就能在很大程度上补充流动性(这都是机会)。

    而这就是在70年代脱世界货币体系离金本位之后,市场经济体在经济下行周期中再无通缩到极端的大萧条出现的原因,更是普通老百姓的小确幸不会受宏观经济周期影响的保障。也就是说,我们在未来最需要防范的是"恶性通胀”。

    现在回头看看,日美在90年代初与2008年经济危机时的操作方式,其实都是正确的。只不过日本比较悲惨的遇上了 "低欲望时代”与"少子化时代”。

    所以,哪有什么俄罗斯路线与日本路线之争? 所谓的俄罗斯路线不过是顶部财阀以国家民义对居民财富的掠夺而已,有何借鉴意义?
  3. 资产证券化,重新搞“影子银行”

    资产证券化,重新把影子银行搞起来怎么理解 呢?这是从“推动金融市场创新发展”里推断出来 的,也是李稻葵所说的"去杠杆政策搞错了方向 好杠杆增加点怕什么"。

    还记得去年轰轰烈烈的"非标回表”与“资管新规” 么?其实就是对不可控的影子银行的整顿,结果导致社会融资腰斩式下跌,p2p等旁氏借贷浮出水面连续爆雷,债市违约也愈演愈烈,直接触发了全社会对宏观经济形势的悲观预期

    事实上,正确的解决思路应该是切断国有大银行与影子银行的联系,当一系列金融衍生品爆雷的时候不至于危及银行系统。

    “非标回表”则扩大了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在经济上行周期是没什么危害的,下行周期里可就把雷给挂到银行系统了。

    否则为什么要限制余额宝的金额?你的钱放哪, 他们管得着么?还不是因为银行需要你把钱放在他们那,以对冲不断出现的违约与资金转移?

    现在回过味来了,应该学美国槁资产证券化,搞MBS (房贷证券) 搞CDO那一套,炸来炸去都是在资本市场上消灭投资者的财富,而不至于让银行倒闭,引发社会动荡。

    为什么这么说呢?股市跌成屎的时候,股民会上街叫骂么?最多在网上表达一下怨气,因为得有愿赌服输的气度(炒房客的素质就差很多),何况还有余钱做投资的人,亏掉的也只是余钱,不至于要死要活。可你在银行里存的定期存款拿不回来,你闹不闹?

    再者,知道为啥我国M2/GDP的数据是美国的2.1倍?也就是说我们需要比美国多得多的M2去驱动比美国少得多的经济量。是什么原因呢?(这个话题很有意思,值得专门作一篇文章来 讨论)。简言之,就是美国的金融系统高度发达,资金周转率与利用效率比我国要高。

    在经济下行周期中,M2增速越来越低,那么提高资金利用率就显得很重要
    即使你再讨厌老美,也得捏着鼻子承认,搞市场经济还得学他们。

BUT,不觉得有点晚么?社会融资被拆得七零八落,股市也领跌全球,试问现在谁还敢投资p2p?买房的也越来越持观望态度。债券违约的越来 越多,想要扩大债券市场不是开个会、喊个口号就能搞定的,得有实在的甜头来扭转当下的投资者情绪。

最合适的时机是2015年的时候,那时候股市涨完楼市涨,是推动资产证券化的好时机,那时候绝对没有人怀疑房贷证券MBS是优质资产。从这个角度上讲,如果没有后悔药吃的话,船长孤注一掷强拉一波房价与股价,推动资产证券化,然后让泡沬爆炸在资本市场行不行

首先是汇率是必须要保的,是防止系统性金融危机的底线,是肉食者们不被钉上历史耻辱柱的底线。

其次,你当投资者都是猪头么?房价已经高出天际,经济下行趋势确定的时候,谁特么会跑去买MBS、CDO?有钱烧得慌的话,还不如学万科,捡尸(大鱼吃小鱼)多稳。

节选 凤麟诗社(社长有点野)